今天是: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帮助
您现在的位置: 安庆十六中校园网 >> 专栏 >> 第二届班主任论坛 >> 正文

教育是生命的教育--张复双


作者:张复双    文章来源:安庆市教育局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4-24

对生命的漠视是教育最大
的失职与不幸,对生命的
遗忘是教育的最大悲哀。

教育是生命的教育

安庆市教育局  张复双

    市教育局从2005年开始,在全市开展了“关爱生命,快乐成长”德育主题教育活动,首次在全省提出生命化教育的新课题。教育,让生命充满着神奇,让生命神采飞扬,是一项光荣而崇高的使命。所以今天,我想借此机会就生命化教育这一话题与大家交流,有些思考与大家分享。我的交流从三个部分展开:

    第一部分   生命化教育第一要义就是要培养对生命的珍爱。

    什么是生命化教育?我认为,就是对可能健全的生命的成全。其实对每一个生命个体来说,都具备了更健全的发展的可能性,生命化教育只是成全这种可能性。

    2月25日是太湖县晋熙镇天台联合小学开学的第一天,也是该校五年级学生章杨宇爸妈出门打工的第十天。然而,就在这一天,章杨宇选择了告别这个世界,裤子口袋里留下一封给父母的遗书,留下了让所有人都刻骨铭心的一句话:“你们(指父母)每次离开我都很伤心,这也是我自杀的原因……”一个生命就这样悄然消失。

    一个12岁的初中生跳楼自杀,是因为他成绩不好,老师在课堂上羞辱他。而像这样的悲剧是时有发生的。因此,我想所谓的对更健全的生命的成全,第一步就是要培植人对生命的珍爱,要让所有的人都意识到生命比一切都更重要;人活着,哪怕有时候很屈辱、很难过、很无望,但是活着本身就带给你希望,活着本身就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可能性。对教育而言,就是要让这么一种顽强地活着、努力让自己活得更好的理念成为我们课堂中最重要的、最激动人心的内容。所以在我看来,教育最高的境界就是要培植每一个人对生命的敏感,对生命的珍视,包括对生命的敬畏感。这样,你仔细去体认,就会发现每一个个体都是神奇的,每一个个体都带着它的秘密、它的可能性来到这个世界。对教育而言,就要把这样一种理念,放在思考的第一位。但是我们的教育,给予对生命的珍爱感,生命的至高无上性的敬畏与重视是很不够的。

    人教版的教材一年级第二学期有《王二小》这一课。王二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在抗战的特殊时期,把日本鬼子引到包围圈去,最后自己的生命也牺牲了。有一次,安师院的一个教授对我说,他孩子在上完课后回到家问了他一个问题:爸爸,你如果是王二小,会不会像王二小那样把日本鬼子引到包围圈,最后连自己的生命都牺牲了?教授当时就感到,这可不是一个简单几句话就能回答的问题,而且我们的教育回答这类问题是存在很大的误区的,我们老师几乎都不假思索地告诉孩子:为了民族大义,个人牺牲自己是值得的。我们的教材也是这样说的。我们在课堂上也很少引导孩子去想一想王二小要不要做出这样的牺牲。在座的老师有没有对这个问题打个问号,让孩子去思考一下?如果有的话,你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老师;如果你没这样做,也不能责怪你。结果这位教授对他孩子说:说实在的,如果真的碰到这个情形,我可能实在不敢学王二小。然后教授跟孩子讲道理:这样的大义,不是王二小这么小的孩子能够担当的,虽说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但对未成年人而言,对六七岁的孩子而言,让他承担这么重的责任,幼小的心灵能够担得起吗?但我们恰恰在这一类问题上往往有很多的误导。

    现在我们开始对生命有更人性更人道的眷顾,新修订的中小学生守则已将见义勇为改为珍爱生命,很多学校已把赖宁等少年烈士的照片从走廊上、教室里撤下来了,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美国“9•11”事件中出现了一个华裔的救火英雄,叫曾,美国还把一条街命名为曾街。在“9•11”电视现场报道中,曾救火的情景出现了10秒钟,几乎所有的美国人都记住了一个华裔英雄。对于这样的英雄,我们的报道方式肯定是“寻找英雄成长的足迹”:他的父母是怎么教育他的,他的老师是怎么教育他的,他的邻居怎么看着这个孩子从小就见义勇为的。但美国的报道不强调这些,它们强调的是,曾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具有救火能力的人,所以救火的时候他挺身而出是应该的——他有专业素养,表现出一种专业的责任感。而对那些没有去救火的人,不会轻易指责他们,说他们是懦夫,是怕死鬼,因为没有专业素养的人就是要赶快撒离火灾的现场。一个人如果没有专业素养又去救火的话,很可能会带来更大的损失,这里面有一个价值判断。又比如我们衡阳火灾,消防官兵死了二十几个,之后被命名为英雄群体。但你仔细思考一下,当所有的人都被救出来了,房屋只剩下一个空壳的时候,我们的指挥官还要官兵往上冲,最后房子倒塌了,二十几条年轻的生命丧生火海,这合理吗?如果这个时候我们意识到生命比财产更重要的话,我想既然我们已经把所有的生命都救出来了就应该撤,而不是再往上冲、再往上救,这里面也有一个价值判断。而这种价值判断在教育中往往是很少被审问的。在我们的教育实践过程,给孩子这方面的提醒很少——生命比一切都重要,首先要保护的就是生命。人的生命不能用其他的物质来代替,也不能用其他人的来代替,它具有惟一性、不可替代性。(德育也具有不可逆性)这么一来,我们就要审问教育、审问教材。我们的教材里像《倔强的小红军》这一类的课文可能都是有问题的,孩子在学习一篇篇此类的课文后形成的对生命的认识实在让人担心。所以我想,生命化教育第一要义就是要培养对生命的珍爱。

    我们说的生命化教育理念,实际上就是让我们有更多对生命的警觉、对生命的尊重。这不仅仅是在课堂上,还应该延伸到课外;不仅要给孩子尊重生命的知识,还要引导孩子有对生命尊重的行为。我想对一个教育理念不知道和知道是不一样的:当你意识到这一点时,可能离你做到这一点就很近了。我们原来可能都处于一种无知无觉的状态。对教育而言,重新给人上一堂珍爱生命、尊重生命的课,补这一课,可以说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第二层,所谓的对更健全的生命的成全,是要让每一个人都有过更有尊严的生活的意识。我们可以很屈辱地活着、很悲惨地活着,在不适合人生存的环境中也可以活着,但是我们怎么让人过更有尊严的生活呢?在这一点上,教育就比较重要了。教育可以引导孩子树立过更有尊严的生活的意识。每个月的10号,是教育局上阳光直播室的日子,常常听到关于我们的教育体罚孩子、歧视孩子的投拆,有的老师会把孩子赶出教室,有时候还会用侮辱性的语言来打击孩子的自尊心,这些事屡见不鲜。有一次我去参加家长会,感触良多。校长、科任教师,在两个多小时有家长会中,几乎没有一个人提到今天的孩子有什么比我们更可贵、更美好、更让人惊喜的地方,一个晚上谈的都是今天的孩子又自私、又懒、又皮、又幼稚。我们要有一个意识:这些孩子的未来会比我们更美好。我们要做什么呢?你不能只看这些孩子有这样那样的所谓不足,你更需要看到的是他们有什么比我们更好的地方。比如说:几乎所有的孩子都比我们更善良,比我们更纯洁,比我们更少坏心眼。你要意识到这就是社会进步、文明进化的一种表现。我们每天跟这些善良、纯洁的孩子在一起,这是上天对我们的馈赠,我们再也找不到另一种职业能够和这么多善良的人在一起了,这可以说是一种福利,也可以说是我们劳动付出后获得的回报。如果我们有这样一种意识,可能我们看儿童的眼神、目光、评价的方式就会发生变化,我们就会让儿童过得更有尊严。

    第三,要引导人对更美好的未来充满期待。现在有很多的孩子对未来失去了信心。东北师范大学一个课题组曾做过一个调查,发现不少农村初中辍学率超过30%,这是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为什么辍学呢?调查结果显示,不仅仅因为贫困,实际上一个重要原因是孩子在学校不断地丧失尊严,导致他们认为就是读完初中也没有任何意义,与其这样,不如早一点辍学,早一点走上社会。在学校里没有尊严,可能在社会上还可以获得某种尊严;在学校里得不到良好的评价,在社会上如果学了一门手艺的话,还能证明自己的价值。上学期,某县一位高中生又自杀了,他的遗书里有一句话让人看了心碎,就是“要是我不上学那就好了”。真的需要对教育有更多的警惕和审问!如果失去了基于人性的谨慎和边界意识,教育就免不了要包裹上深深的罪恶感,有时我们的工作就处于危险的边缘。教育最大的意义,应该在于让每一个受教育者对未来更有信心,而一个人能不能对未来充满信心,关键在于我们能不能给予他正面的刺激,能不能不断地让他相信自己。

    对教师而言,要做的是这样的工作——鼓励孩子了解自身的环境、家庭的背景、面临的困难、自己的性情与期待,激励孩子不断鼓起生活的勇气,唤醒孩子内在的生命力量;克服这种阻力与困难去创造一个能够帮助孩子望未来、渴望更好的生活的环境。教师的工作一定充满艰辛,但细致、耐心和慈爱赋予你们更多的激情与智慧。生命化教育就是给人温情期待的教育。

    第四个方面,就是要使学生对自己、对自己生命的价值、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更有信心。教育,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我教给你知识”就够了。有一个学者说过:现在你去应聘,用人机构肯定不会问你小学毕业时语文考多少分,其实小学语文考得再差也不能说明多少问题,但是在小学阶段所形成的学习的情感、学习的习惯,以及与人交往合作的能力、生活的态度却极为重要。教育,应该让孩子了解自己、相信自己的可能性、相信自己的价值。可是我们的教育太过重于知识,太看重了成绩,对孩子在这方面的提醒、指导与肯定太少了;对生命清醒、乐观的意识,知道自己对未来的期待,这方面的鼓励太少了。有天晚上我看了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霍懋征——著名的人民教师——最早提出:“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教育能力低下的老师。”她对特殊的学生有自己独特的教育方法,我仔细看了一下,第一个是爱,这是最重要的;第二个是要注重方法,所谓注重方法,就是对那些从来都活得没有尊严、没有价值、没有发现自己的重要性的孩子,给予他们一定的社会责任。比如说,让他们承担某种工作,让他们感觉自己也可以过更有尊严、更有责任感的生活,他们就会开始创造,自身就开始发生变化。这几乎是教育颠扑不破的真理。教育需要方法,但方法绝对不是第一位的,最重要的是教育能不能用博大的、宽容的、慈祥的心去理解孩子,去关爱孩子,去帮助孩子,让他自身的力量增长,让他自身的价值感不断攀升。对教师而言,在今天身心这么痛苦、负担这么繁重的情形之下,你的工作仍然能够焕发出一种人性的光芒,你作为一个生命的示范仍然能带给孩子对未来更好的启迪,从你身上能让孩子感受到人生的美好、世界的美好,你就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老师。

    第二部分   生命化教育是随顺人的禀赋的教育。

    我们现在谈第二个问题:生命化教育是随顺人的生命自然的教育。也就是说要珍视生命中潜在的可能性,发掘人独特的禀赋,去培养它、成全它,但是对生命中不存在的能力也不要抱奢望。我对教育有一个理解:勤未必能补掘,扬长远胜于避短。把人的禀赋中属于你个人的、别人不可替代的、有你独特性的、“内在而真实的力量”培育出来,这就是教育的功劳。按照哲学的表达就是“随顺人的禀赋”。加德纳的智力多元理论和吉尔福特的能力结构理论认为:人的智力、能力是多方面的,而且分类标准不同,具体内涵也不同,有的人是语言天才,有的人可能数学方面非常优秀,有的人可能音乐方面很有智慧。我们有的孩子节奏感特别好,非常善于模仿,一学就会;而有的人五音不全,而且一辈子都五音不全。像达•芬奇那样的全才,那样的文学、艺术、科技方面的巨人,今天越来越少了。人往往只在某一个领域里有独特性,教育就是要去发现这个独特之处,要去肯定他的独特性,这个人才可能对自己有信心。人如果能把他的优势发挥到极致,他就是一个拥有巨大的、别人不可替代的能力的人。教育的真正意义也许就是通过他人的引导、帮助、提醒,使我们获得自我了解和生命的觉醒,整个生活汇聚于我们每个人的身心,我们因而可能变得更为自由而完整。

    第一点,应该树立一个乐观的学生观。你看到学生现在文化课不行,你怎么能藉此就说他(她)的未来不可能让你震惊?!他弱智、笨蛋、定然没有出息?但他可能在其他领域有作为。比如中国现在上榜的亿万富翁,60%是小学毕业。从数理化成绩上来说,他们肯定都是差生,但他们都令人震惊了。谁有资格裁决一个人的未来呢?对人过早下判断的教育是不幸的。契诃夫有一句很启人心智的话:“由于气候、智力、精力、趣味、年龄、视力等方面的差异,人的平等是永远不可能的。所以不平等应该认作颠扑不破的自然规律。教育要做的事可能就是承认差异,承认不平等,但更多地给予人理解和期待;教育不是只给人一条路,而是要开启尽可能多的方向,让每个人都能得到光亮,都相信能得到自己的光亮。为此,一方面我们要树立乐观的人的发展观,随顺人的禀赋,不轻易地下判断,不轻言放弃,另一方面还要在教育的方法、技艺上下功夫,我说的无非是好的理念还要有相配称的表现方式,教育总是需要经验、妥当的技巧、洞察力、专业素养和热情的。我们以自己创造性的工作表达出对学生的信任和期待,也表达出对每个人都有更美好未来的信心。

    第二点,“要随顺人的善端”。我们中国人一直喜欢争论一个问题:人性本善还是本恶。其实,争论这个问题没必要。可以这么说,在一个各方面良好的社会里面,善良的人肯定多;在一个管理混乱、统治严苛的社会里,坏心眼的人肯定多。前几天,我们单位里的一个小伙子去我家里修电脑,我请他喝水,请他吃水果。他走后我家里人说:“我看这个小伙子的一些细节就知道他受过好的教育。”我给他喝水,他说“谢谢”就喝了;给他吃水果,他也说“谢谢”就吃了,别看这只是细节,却反映出他受的教育。我们很多人从小父母就不是这么教育。我现在到别人家里,人家请我吃水果,我往往仍会不自觉地说:“不客气,我刚刚吃过。”有很多习惯看上去是细节,但进一步分析则是教育有问题。所以,好的教育要随顺人的善端,让人的好的特性、人潜在的好的可能性发挥出来。我孩子跟我说她班上有一个纪律委员特别可怕。我说这个纪律委员的职务一旦设置,它就一定是可怕的。为什么?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把班上做小动作的人记下来,然后向老师汇报。其实,对这个孩子来说也是很不幸的:他在不知不觉中养成了打小报告、当告密者的习性,以后动不动就想当告密者,喜欢打小报告。(随领导到一个学校检查,途中电话告诉公布扣分的事)可见,现在我们教育中的方方面面的用心,想要追求的目标,往往都不是随顺人的善端,而是把人的不足、人潜在的坏的一面给挖掘出来了,还得到不当的鼓励与肯定。再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很多学校图书馆管理都是很严的,借书要先登记,还专门有一个图书管理员来管理,因为怕孩子偷书。但我在上海某校图书馆看到开放的图书走廓,没有管理员,都是学生看完书自己放上去。这么多年了,只是开始的时候丢失过一两本书,后来基本上没丢过。这就是相信人、期待人、鼓励人所创造的一个美好景观。我想,我们的老师在和孩子的相处过程中,要有更强的“随顺人的善端”的意识,鼓励人走正道,虽然走正道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同时还要创造条件让更多的人愿意走正道,有机会走正道。这样,我们的社会才能通过一代一代人的努力变得更美好一些。所以我们要打造一个人性化的校园,打造一个生命化的课堂,也许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以后的生活会更好一点。

    第三点,用自然、恰当的方式来成全人的禀赋。教育方式是多种多样的,禅宗里既强调棒喝也强调顿悟,佛教还强调禅修。教育有时候也需要婆婆妈妈、絮絮叨叨,非常有耐心。丰子恺写过一篇文章回忆他的老师李叔同,他说他们读书的时候都不怕夏丐尊,但都很怕李叔同。为什么呢?学生犯错误了,李叔同非常有耐心,经常是低声下气、和颜悦色……我第一次看到低声下气里也充满了教育的意味。学生被他教育一次以后再也不会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了,因为一想到老师的“低声下气”就感到羞愧。教育有很多方法,但不是每一个方法都能适应所有的人,没有包治百病的药。对症下药、因材施教作为教育的理念,不是轻易就能做到的。我们教师要有这种警醒:我的方法是不是对他很合适。有时候有些孩子需要棒喝,有的甚至要饿其体肤,给他比较严厉一点的教育,但有一些孩子你用一根指头碰他一个他都受不了,这时就要用不同的方式。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更要谨慎、更要有耐心,同时要更灵活地运用方法。有一个这样的案例:在同第一实验小学,听过一位老师“惩罚”学生的故事。学生不交作业老师要惩罚他。怎么惩罚呢?罚他在班上唱一首歌。唱了一段时间后就没有不交作业的了。第二实小学习了这个案例。过了一个星期,一个老师说班上原来有七八个不交作业的,罚唱歌以后就变成有15个不交作业的了。有的学生还提出来,不做作业只唱歌好不好?教育环境不一样,孩子家庭环境不一样,学生自我期待不一样,怎么能用一个方法来教呢?所以,老师要多动脑筋,多想办法。所谓教育的智慧都是教育计划之外的东西,能够计划好的都不是智慧。最重要的是在课堂上教师有没有耐心,有没有丰厚的专业素养,能够在各种情景中想出独到的、恰当的办法。可能想不出最好的办法,但一定要考虑想出的办法是否可能是最不坏的,能做到这一点也很了起。方法的前提是是否真正地热爱学生,是不是考虑了这个方法对学生来说是最不坏、最恰当、最妥贴的。教师需要不断改进教育的意识,这样自身的智慧发展了,才能变成一个无论遇到什么情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学生都能从容不迫、应对自如、引导巧妙的人。

    第三部分  生命化教育也是个性化的教育

    第三个大问题,生命化教育也是个性化的教育。所谓的个性化,它首先强调的是每一个生命个体都是不可替代的,都是潜在的能够成为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的。世界万物,没有一棵树与其他树完全相同,没有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完全相同。这实际上是说对教育谈针对性是很难的一件事。柏拉图说“美是难的”,教育也是一件困难的事。首先要知道每一个个体自身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真正的个性化的教育都要从这个前提出发,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找到最佳的突破口。所谓的个性是创造性的集成。我们的教育太强调共性了,太强调千人一面,太强调统一标准,所以有个性的人往往出不来,我们在创造力方面都很低下,对成为有个性的人也缺乏自我期待。这方面我的感慨特别深,举个例子:我们去上海,刚到市区,路旁就有很多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带路”。为什么要带路?因为上海就像迷宫一样,没带路的可能就进不去。不能创造出更符合人的思维特征、更符合人的认路方式的道路设计,这就是一个问题。我们中国人有一个能力——模仿能力非常强,世界上再美、再复杂的东西我们很快都能“克隆”它,但是创造力很差。在今天这个强调知识产权的社会里面,创造力很重要。我们电脑用的芯片都有外国的知道产权,而我们真正有知识产权的东西非常少,这样你就只能进行加工,收取加工费。创造力低下已经变成一个民族发展滞后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这跟我们的教育过于强调共性,使每一个个体很难有一个通道去发展自己的个性有很大的关系。真正的创造是个性化的,有时候它是无迹可循的,是不可规范的,有时候甚至是不可期待的,谁也不知道创造力什么时候爆发。而我们的教育恰恰是在规范创造,所以,创造力低下跟我们的评估管理机制体系有很大关系,我们的新课程仍然会遇到这个瓶颈。

    比如对教师的评价,就不能仅仅注重结果、注重班级平均分,光注重平均分可能是不人道的,会逼着老师做坏事的。为什么这么说呢?我听一位校长说,上学期十几所初中联考,统计成绩的口径就出现了偏差。我童年的时候,父母打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想,今天如果再像我父亲那样打孩子,可能跳楼、自杀的孩子要更多。因为今天的孩子把尊严看得比我们那代人重要得多。教师工作绝对不是万能的,教师也不要承担无限的责任,我们尽到我们的责任就好了,我们尽不到的地方我们自己知道,只要对孩子有更多的关怀、更多的包容就不错了。并不是每一个孩子都能成为爱因斯坦、成为天才的。有些人的智力就是有局限,别小看这些天然的局限,它们有时是我们教师工作不能超越的障碍。我们有了这种谨慎的意识就不会操之过急,我们就能更从容一点。而且一个孩子的未来不一定就跟学业连在一起,有一些是我们所无法预想的。人既靠天分,有时候又靠机遇,有时候又需要特殊的环境,而这些可能都不是我们所能成全的。但有了这些意识之后,我们的教学工作就能更从容一些,我们就知道我们的方向所在。个性化的教育还有一个意义在于,个性化教育有助于发挥天才性的创造能力,而人类的进步往往是通过一些天才性创造能力的人来实现的。比如说比尔•盖茨的出现,他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我们的交往方式,这样的天才对人类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我们的教育如果能成就这样的天才,那将确实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个性化教育可能带给我们值得期待的、但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的一种美妙的图景。个性化教育更强调需要宽松的、肯定人的天性的、肯定人的独特性的、以更人性化的方式来成全人的教育过程。

    生命比任何知识、规则、纪律,甚至荣誉、被许诺的未来的发展与幸福的可能性,所有的一切都更神圣。所有的生命都无法被另外的生命所代替,生命具有惟一性,敬畏生命是教育的伦理起点,也是教育的价值皈依。我们始终要谨记,教育是生命的教育,学校是生命的学校。一切都因为我们活着才有意义,因而我们惟有希望活得更好。活动出意义才是我们生命价值所在。




责任编辑:刘涛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今日导读

    · 一周新闻排行